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悬崖上的向日葵》: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绯闻小三

    “越总一直都叫这个名字吗?”

    李芸看了看我,她是一个善于隐藏自己的人,但我敢肯定,她一定是知道些什么的。且不说她与越念林的关系本来就非同一般,这是全公司上下都知道的事实,虽然不知道具体什么来头,但奇迹创业之初就跟随越念林做事则是不争的事实,要说最了解越念林,且又最得越念林心意的人,一定是非她莫属了。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没什么,就觉得跟一个故人有几分相似,也姓越,每次看到他吧,就会不自觉联想到那个人。”

    “你所说的这个故人,就是你心里的那个人吧?”

    “哪有,真就是一个过去认识的人,很久没有见过了。我也只是问问,估计是我想多了。”

    “别装了,大家都是女人,我还看不出你这点小心思。有些人呀,一旦住到心里头了,就再也走不掉了,时间就是催化剂,就像酒一样,越酿越醇厚,越久越浓郁。”

    “噗!”我忍不住笑出了声来,“真不是你说的这样,要真这么诗情画意,我还结啥婚呀,可事实是,我不仅结了婚,还离了婚,所以你的说法呀,根本就不成立。”

    “再爱又怎样?日子还不得过,难道没有那个人真会死不成?”

    “真没你想得这么美,再好的感情,也是经不起时间的打磨的,随便来个长得帅的就能翻了这篇过去,这世界上哪还有那么痴情专一的人呀!”

    若不是因为对越念林的行事做派实在有些好奇,我是不想再提到越辰宇这个人的。

    如果我的人生是一套智能化系统,那么越辰宇就是这个系统中一处奇葩的bug,普通的bug改一改就好了,而他这个bug却是时不时地就会浮出水面,久而久之,bug像是变成了系统的一部分,竟也可以跟其它部分和谐共生。

    之后的几天我便再也没有心情来想这些事情了,因为工作接踵而至,每天有无数个会议要安排,有无数的文件要准备,不仅是我,李芸也是忙得焦头烂额。

    看得出来,越念林是一个重承诺的人,正如他所说,王师傅每天早上都会开车在小区门口等我,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每天等我的人不仅有王师傅,还有他自己。

    我每天打开车门的一瞬间,都会看到越念林那张帅气但有些别扭的脸,因为每天按时出现在这里的这个事情本身就挺别扭的,我何德何能,能有如此殊荣。但看久了看多了,也就不再那么别扭了,反而多生了几分亲切感,神坛上的仙人一旦有了烟火味,就不会再那么疏离和遥远了。

    唯一不太好的是,原本只需要花费一个人的早餐钱,如今却是变成了两个人,越念林一如既往地不带现金,我就得一如既往地给他买单。

    事实上,这件事情的糟糕点并非是多花了十块钱,作为老板,他足额按时支付我的工资,支撑着我的所有吃喝住行,这点钱我还是请得起的,问题的关键是,连续三天一起出现在早餐店之后,那早餐铺的老板娘便打心底里认定了我跟他是一对儿,有一次竟脱口而出表扬他,说是现当下能陪老婆吃早餐的男人,真的也就他一个了。

    老板娘这话一出,将我尴尬地无地自容,越念林看上去倒挺开心,当天的馒头就吃了五个,还打包了两个带走,也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有得到过表扬,把这虚无缥缈的话照单全收,全无禁忌。

    其实,我和越念林的交流也就只是在早餐时间和上班的路上,一走进那个水泥大楼,我们就自动切换到老板和员工的角色中,更何况最近公司情况不太好,据说市场出现了大震荡,奇迹的股票从一路下滑,到连续跌停,市值蒸发了大半,投资人、股东和公司高管们都快疯了,我能看到越年林的时间,不是在会议室,就是在去会议室的路上。

    可能是因为太忙了吧,kathrine这几日倒没有再来打扰我,工作上的交集也几乎没有,偶尔在高层会议上可以看到她的身影,但大多数时候,也是井水不犯河水的。

    老板们各种忙,下面的人反而是闲了,以至于三姐终于想到了我。

    原本定于今天中午午饭后立马就要举行的董事会,突然间通知说不开了,于是我正好空出了一个小时的午休时间,可以跟三姐喝一杯咖啡。

    “跟小三喝咖啡,我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只是看在你一把年龄的份上,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我刚一坐下来,就被三姐来了个当头一棒,打得我晕头转向的,不知应该从何说起。

    “滚,你才是小三,你们全家都是小三。”

    “看看你,还这么大火气,要吃人的样子,有本事你解释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解释什么解释,我真跟他没关系,就像你说的,我这一把年龄的,我趟这浑水干嘛,吃饱了撑的。”

    “装,你继续装,几个星期不见,演技见长呀。”

    “彭洋同志,你是来找茬儿的吧?喝不喝咖啡还?不喝我走了。”

    我当然是说说而已,好不容易有个同事跟我关系不错,可以跟他诉诉苦,还不会担心惹麻烦,我怎么舍得就这么离开。

    “哎呀,好好说,严俊他们几个都被开了,还有amy,平日里最喜欢找你茬儿的那个,文件上说是做了危害公司的事情,其实不是吧?是不是因为你?”

    三姐眼光如炬,胸膛里那个八卦的小心脏扑通扑通在我面前昭然若揭。

    “谁让他们不好好工作,心存坏念,干了坏事,跟了坏人,说起来跟我有点关系,但也没关系,如今坐在这里的是我,换成别人,他们的坏心眼也一样要使出来的。”

    “那可不一定,别人被试了坏大都苦水往肚子里吞,跟你过去一样,最多也就是灰溜溜地走人,直接让他们走人,估计也就你了吧。”

    “我可没让他们走,是公司的决定。”

    “公司还不是越总的。”

    “那就是越总的决定呗。”

    三姐望着我的脸,我知道他想用他的无量眼神大法让我自动现出原形,怎奈我就是一根老油条,油盐不进。

    “你现在可是本事了,越总每天送你上班,好不乐哉!”

    听到三姐这句话,我心中一惊,明明已经很小心了,恨不得下车进门的时候可以把头装进包包里不让人认出来,可没想到,万能的三姐居然又知道了,我连忙问到,“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是全公司都知道好吗?”

    “我的天啦!不会吧,我每次都很小心不让人发现呀!为了不让人发现,我都跟越总说提前半小时来的。”

    “我的姑奶奶,那可是越总,身家百亿的科技贵胄,走到哪里不是焦点,多少狗仔在后面跟着,你以为你真穿了隐身衣么?能躲到哪里去?”

    我的心拔凉拔凉的,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越是想要站到不容易被发现的阴影处,就越是被阳光追得无处遁形。我这个“小三”的名声,看来已经被“坐实”了,百口莫辩。

    “是越总他一定要来送我的,真跟我没关系。”

    “那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他管理着那么大的产业,也闲得慌?”

    “其实我也不知道原因,一直想问他,但每次都能成功被他岔开话题。”

    我不敢说,其实不仅仅是一起上班,每天王师傅还会接我下班,只是下班的时候有时越念林在,有时不在,按照王师傅的说法,是越念林担心有人找我的茬儿,再多的信息,王师傅似乎也就不知道了,我也不好再追问下去。

    离开喝咖啡的露台,我才真正切身体会到了“绯闻女主角”这几个字的分量,不对,准确地说,是“老板的绯闻小三”的分量。

    来的时候正当中午,很多人都吃饭去了,没有在位子上,而如今离开,还没有走到电梯口,已经被淹没在了各种吹嘘拍马,献媚讨好的伎俩里,似乎过去的潘林子就是个屁,再怎么努力工作,业绩出众,也不过是一个可以任人摆布的员工,不足挂齿。如今沾上了老板的高枝,摇身一变成为了公司的红人,过去眼睛长到头顶的那些个老人们,如今也开始变着法地来巴结我,还想尽量装的顺其自然,那就更别提那些势力惯了的年轻人了。

    有利的时候便厚着脸皮扑上去,有害的时候便落井下石,恨不得能多踩一脚,如果这就是情商,如果这就是职场的生存法则,我情愿我妈生我那会儿就不曾给我这份基因,让我做人可以做得纯粹一点,明明白白。

    好不容易回到我的阵地32楼,我便下定决心除非工作关系,再也不下去瞎逛,可刚坐到位子上,手机便开始急速地震动起来,来电显示的名字竟然是“三姐”。

    明明刚刚才分开,这会儿又打电话过来,也不知道什么事情那么着急。

    我赶快接起电话来,电话那头传来三姐的声音,语气有点急促,“看到了吗?”

    “看到什么?”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