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武侠世界的小配角》:章节目录 第七章 叶二娘

    这一掌,招式精妙,后续的应对也绝非寻常,看上去颇为玄奥,竟隐隐然有佛门武功的气韵。

    徐阳双手握在后背,一副根本不防备的模样。

    叶二娘武功再强,却比不得徐阳有先知先觉之能。

    在掌风已经快要吹到他面前时,他只是张口,说了一句普普通通的话:“叶二娘,我知道你是好人家的女儿。”

    谁知叶二娘掌力发到一半,听到这句话,居然硬生生收了回去。

    徐阳一笑,继续说道:“我也知道你是被人骗了。骗你那人,身居高位,在武林中有极大的名声……”

    一句话还没说完,叶二娘居然捂住了耳朵,狂叫道:“你别说了,你别说了,都是我不好,不干他的事!”

    徐阳却不理他,继续喋喋不休道:“那人不顾你年纪轻轻,是好人家的闺女,勾引了你。你云英未嫁就有了身孕,又如何会有好名声,他也不管不顾,只是给了你些银子……”

    “求你别说了,都是我勾引他的,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对我很好,很好。”叶二娘也不知为何,听到这些话,往素杀人如草芥一般的神情早已不见,只剩下一个娇弱女子的神情,哀求不已。

    徐阳摇了摇头道:“痴女子,我还知道一些事,倒是和那男人无关。二十四年前,抢走你孩儿的,并非是那个男子,而是他的大仇人。”

    叶二娘的眼里陡然生出一线希望,颤声问道“真是如此吗?”

    这些年来,她在江湖上作恶多端,皆源自于当年的这一桩心事。

    叶二娘少女时,遇到一名身份尊显者,两人彼此生出情义,故此陷入缠绵的温柔乡。

    一夜缠绵之后,那人才坦诚自己限于身份,根本无法迎娶叶二娘。

    叶二娘也是情迷意乱,为了同那男子在一起,便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那人不久后便假托有事要处理,离开了叶二娘。

    只是数月后,叶二娘发现自己居然已是身怀有孕,她也不敢再去找那人,只得自己苦苦隐瞒。

    只不过,那肚子是藏不住的,叶家发现她身怀六甲,便将她赶出了家门。

    她只得跑去找那男人的帮派,那人限于自己的身份,无法收留她,只好出钱将她安置在山下的一个农家内。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叶二娘顺利地产下了一个男孩。

    只是还未等她体会到为人母的幸福,就在月子里,那男孩便被一个黑衣蒙面人抢走。

    那人还在叶二娘脸上留下了六道抓印,终生无法褪去。

    经此打击,叶二娘伤心不已。甚至怀疑过,那个蒙面人便是那孩子的生父。

    胡思乱想间,精神便有些不正常了。

    那男人曾经传过她几手功夫,叶二娘失去儿子后便离开了那家农家,独自行走江湖寻找儿子。

    可惜天下之大,她又从哪里去寻找孩子的蛛丝马迹?一来二去,人便彻底癫狂了。

    即便事情已经过去了足足二十四年,叶二娘依旧每日里都拐骗一名婴儿,玩上一整天便杀死,在江湖上便有了“无恶不作”的恶名。

    今日从徐阳口中得知,那抢走自己孩儿的大恶人,并非那个男人,心下一宽,脑子顿时也好使了许多。

    在她想来,既然这年轻人知道这事,那必定知道自己孩儿的下落。

    不等徐阳回答她的问题,她便又急着发问道:“少庄主,还敢问我那苦命的孩儿还活着吗?他身子可康健?他人在何处?”

    徐阳摇头道:“这几个问题,我暂时不能回答你。你既然知道失了孩子的苦恼,又为何每日里抢夺他人的孩儿,之后又弄死?你可知这二十多年来,死在你手中的无辜孩儿又何止成千上万?你又如何偿还他人家庭的损失?”

    “你失去一个孩儿尚且如此伤心,那千个、万个家庭因你而破裂,他们的苦,你如何偿还?”

    叶二娘听了这话,如失魂落魄一般,一跤跌在地上,半跪半坐只顾着向徐阳不住磕头。

    “求少庄主怜悯,求少庄主可怜,叶二娘万死莫赎,只求死前能看我那可怜的孩儿一面,便是立刻千刀万剐,来世当牛做马,也要报答少庄主的大恩!”

    徐阳侧身让开了她的叩拜,心中也是矛盾不已。

    情有可悯,罪无可赦。

    这种人,该如何处理呢?

    “罢了,你起身吧。”最终,徐阳还是软了软心肠道:“你若是愿意听我的话,替我办事,将功赎罪。那我便答应让你能见你儿子一面,不过不是现在,你莫急。”

    叶二娘听到徐阳松口,自然是心情一松,继续叩了几个头,这才抬头问道:“不管少庄主到底要我做些什么,二娘都必定答允。只是允我多问一句,我那孩儿如今可好?”

    “可怜天下父母心。你既如此关切你儿子,当知这么多年以来,你造下多重的孽。”徐阳叹道:“你儿子一切安好,身体强健,这你不必担心。等一切终了,我安排你同他见上一面,你便去佛前忏悔吧。”

    叶二娘连连点头允诺,指天发誓必然效忠徐阳,徐阳双手虚扶,让她起身。

    又递过一块丝巾,让叶二娘擦去脸上的泪痕。

    她之后还会与段延庆碰面,切不可露出破绽。

    “你跟我来。”徐阳在前,叶二娘紧紧跟随。

    聚贤庄极大,走了足足一盏茶的功夫,这才来到一处院子前,徐阳道:“云中鹤便被押在院中黑牢里,你下去杀了他吧。”

    像云中鹤这种毫无悔过之意的淫贼,杀了最干净。

    之所以白天徐阳并未下死手,只是不想暴露太多实力罢了。

    叶二娘自然明白,徐阳这是要她缴纳一个“投名状”。

    江湖人士,什么赌咒发誓都和牙疼咒一般,没几个真信的。

    当然是要立下更为确凿的罪证交到对方手里,这才安心。

    刚想冲入院子,徐阳忽又道:“不可再造杀孽。”

    叶二娘明白,看押云中鹤的,必然是聚贤庄中人,对方是聚贤庄少庄主,自然不会让手下白白送死。

    即便徐阳不说,她也会控制手底下的劲道。

    叶二娘冲着徐阳点了点头,便跃入小院。

    然后,院子里便传出一片厮杀之声,只是没过多久,就再无声息。

    过了些许功夫,又传来一声微弱的惨叫声,周围的一切便再次重归于寂静。

    片刻后,叶二娘跳出了院子,冲着徐阳一拱手:“得手了。”

    徐阳笑道:“不愧是‘无恶不作’,对自己人下手也如此果断。”

    叶二娘既然投了徐阳,那四大恶人便已经不是自己人了,不过她也不便纠结这个,此刻徐阳不管说什么,都是对的。

    “你现在就回去,发个信号让段延庆他们也撤退。回头就说你冲进地牢后,云中鹤已经被看守杀死,你又杀了看守。”

    叶二娘自然是言听计从,然后问道:“遵命!不知少庄主还有什么吩咐吗?”

    徐阳想了想,又道:“这几日你得想个办法,建议让段延庆派人监视我,就说你发现我在屋内和神秘蒙面人会面,很可能知道乔峰的下落。”

    “这怎么可以?”叶二娘惊道,不过回味过来,又问:“你想对付段老大?”

    徐阳微笑道:“同你一样,我想送他一份大礼。”

    叶二娘不敢再问,转身告辞。

    又过了片刻,果然天空亮起一团焰火,想来是四大恶人间的联络讯号。

    后厅,段延庆同游家昆仲以及三名丐帮长老搏斗多时,心中也是烦闷。

    他之所以要在这里大吵大闹,就是为了吸引关注,好让叶二娘去援救云中鹤。

    但那女人一去不回,居然把自己晾在这里?

    回去一定要好好教训她一番。

    正想到这里,空中焰火亮起,所有人都不知所以,抬头望去。

    段延庆和岳老三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必定是叶二娘得手了,两人趁机高高跃起,向后疾退。

    等后厅中所有人反应过来,两人已经跃上了高高的院墙,再行追逐的话,只怕遭了毒手。

    游家昆仲抬手拦住了丐帮几位长老:“各位,算了。‘四大恶人’做事一贯阴险狡诈,只怕有埋伏,穷寇莫追。”

    丐帮徐长老点头道:“两位游庄主心思缜密,那‘四大恶人’名声在外,切不可轻敌。”

    此时黑牢里的看守已经醒了过来,飞奔到后厅大叫道:“黑牢被偷袭,想来是云中鹤的同党前来解救。只是,一时无法解开镣铐,竟将他杀了!”

    “什么?!”游家兄弟自然知道,自己黑牢里的镣铐也是宝物,乃是西方寒铁融合了精钢所铸,没有自己随身携带的钥匙,非要宝刀宝剑才能砍开。

    但“四大恶人”居然如此丧心病狂,生怕同党泄露机密,居然就此一刀砍杀?

    这让在场的众人都是一阵惊叹。

    如此下手果决狠辣,不愧是威名在外。

    “定是叶二娘,这女人泼辣狠绝,在江湖上大大的有名。今夜并未出现,肯定是她下了黑手!”谭公叫道。

    赵钱孙笑道:“我看你只会事后诸葛亮,早些你怎么不说?”

    “这……”谭公虽然见识广博,但却拙于言辞,气得无言以对,转身就走。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