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密战之见龙在田》:章节目录 第44章 邪念

    王雅樵手下这些人一段时间以来早就憋闷得异常,恨不得向天嗷嗷地嚎叫几声,以此来发泄心中的不满。

    从老家安徽合肥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居然会被赶到上海滩来做苦力,生活困苦不说,平日里还要老板工头的盘剥,受地痞流氓的欺负,一直心里有火。

    听说大哥要成立帮派,这些弟兄们举双手赞成,拉了不少志同道合的工友加入。他们也知道,一旦入了帮派,将来就有了撑腰做主的后台。那些工头老板地痞无赖,再想象过去那样肆无忌惮地欺负他们,肯定得掂量掂量这么做的后果。

    今天是斧头帮大好的日子,贺客盈门,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自豪的笑容。然而那些不请自来的黑衣人让这个好日子笼罩上一层阴霾。按照斧头帮帮众往日经验上看,估计王雅樵肯定会为了不让好日子流血,从而委曲求全。

    很快这些在外面维持秩序的帮众由情绪低落突然变得异常兴奋,伸手摸向腰间斧头的同时,转身看着那些捣乱的黑衣人,眼睛里露出看见猎物才会有的噬血的神色。

    那些前来捣乱的黑衣分子正打算好好欺负一下这些先前只是苦力的帮众,哪知道在小楼里冲出数十名高举雪亮斧头的帮众之后,这些原本像绵羊一样温顺的帮众突然之间变成了饿狼,露出了锋利的獠牙,凶狠地撞进黑衣人群中,斧头乱飞,血光四溅。

    黑衣人虽然受命前来闹事儿,但是对这个新成立的帮派历史并不了解,以为只是一群新手,还不得乖乖地受着欺负,最后拿出一笔钱来宁事息人。准备并不充分的黑衣人面对出手毫不留情的斧头帮帮众,很快就变得溃不成军,四下逃散。

    王梦熊站在阳台的玻璃窗后面,看着这血淋淋的一幕,心里隐隐有些快感。“难道老子天生冷血,要不怎么会毫不迟疑地杀人,又对这种打打杀杀的场景异常兴奋呢?”

    王雅樵既然听从了王梦熊的建议,对这种场面有了一定的心理预期。但是说实话,这种帮会分子砍砍杀杀,还是让他胃里一阵不舒服。只是当他从侧面看向王梦熊时,居然看到了他嘴角隐隐翘起,一脸兴奋的表情,仍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

    “小小年纪就杀伐果断,若是混迹黑道,肯定会声名卓著。若是能够投军,将来定会成为手握一方生杀大权的将军。我若是有机会,一定要劝劝他将来投身军旅,博个封妻荫子的功名,免得成为黑道巨孽,遗害百姓!”

    不提王雅樵的小心思,楼下的血腥场面很快就结束了。赶在巡捕房到来之前,斧头帮的帮众已经把局面控制住,所有的痕迹全都打扫消失。至于宾客,都是见惯大场面的人物,看完热闹之后便回到小楼之内,享受起主人提供的西式餐点。

    王梦熊重新坐回沙发,顺手从书包里掏出一本澄衷蒙学堂字科图说,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这是老校长刘树屏亲自编写的识字课本,图文并茂,与后世那种小学课本相比,图画精美,字体清秀,释义简洁生动,即便王梦熊已经是大学水平,可仍旧爱不释手,一有时间便拿出来看。

    房门打开又关上,王梦熊在看书之余,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斧头帮的几个帮众押进来一个浑身血迹斑斑的年轻人。看样子是这次带头来闹事的人物,想必进入房间之前已经被收拾过。

    “说吧,谁让你们来的!”

    那人虽然成了阶下囚,但是嘴却硬得很。尽管个别伤口还在继续流血,站都站不起来,还把头抬得高高,轻蔑地看了问话的王雅樵一眼,随即将头扭向一旁,恰好看见在一旁沙发上看书的王梦熊,眼神瞬间一亮。

    王雅樵一见,有些恼火地看着那些押着此人进来的手下,神情明显不悦。

    “怎么搞的?就这样便送到我这里了?难道还要让我亲自动手才能让他乖乖开口不成?”

    手下有一人快步上前,看着王雅樵说道:“大哥,刚刚在下面这小子可不是这样,让我们收拾得服服贴贴的,祖宗十八代都交待得清清楚楚,只求放过他一条狗命。现在突然反悔,岂不是拿我们当猴耍么?您放心,我们这就把他带下去修理。他要是不愿意交待,有地是人想交待!”

    地上那人见王雅樵根本没理会他,情知这次下去,不但要继续受苦,只怕连命都保不住。为了活命,突然间暴起,挣脱开两侧斧头帮帮众的手臂,不退反进,直接冲到沙发旁,一把将看书的王梦熊抓住,单臂扼住他的喉咙。

    “都别过来!敢上前一步,我就将这孩子弄死!”

    周围的帮众不认识王梦熊,只知道他是帮主王雅樵带来的,估计是什么子侄辈儿么人物。眼下被黑衣人挟持作为人质,如何应对他们还得看帮主的。

    王雅樵可是知道王梦熊的真正身份,那就是斧头帮身后的一个大金主,财神爷。说他是斧头帮的地下帮主,一点也不为过。

    “都退下,剩我们两个即可!另外我警告你,不管你是什么人,敢伤了这孩子,哪怕是追到天涯海角,也绝不会放过你!”

    斧头帮的帮众不敢违背王雅樵的命令,一脸不甘地退到门外,把大门关好以后,聚集在门外,个个手拿斧头,等待王雅樵的召唤。

    那黑衣人见王雅樵这么说,越发认为自己捞上一条大鱼,有些得意地说道:“我好怕呀!少废话,赶紧把我那些手下放了,再赔些压惊费。你要是不怕这孩子死,就放马过来!”

    屋子里就剩下王雅樵、王梦熊以及黑衣人时,原本有些慌张的王雅樵反而镇定下来,走到一旁的沙发上,稳稳地坐下,翘起二郎腿,看着那黑衣人面带微笑。

    那黑衣人被王雅樵的表情彻底弄懵了,看看手中的孩子,确实是一个孩子没错,又看了看对面那个悠闲的斧头帮帮主王雅樵,下意识地收缩臂膀,想要把人质安全掌握住。

    王梦熊在这些斧头帮帮众全部撤出房间之后便知道王雅樵打的是什么主意,微微提着劲气,调动自然门的自然功,让脖子不至于喘不上气。

    就在大门关紧,王雅樵用翘二郎腿的姿势暗示王梦熊之时,王梦熊突然发力,动作迅猛。

    那黑衣人胳膊感觉一震,接着一股大力传来,却是被王梦熊一肘向后拐在心窝处,顿时如遭巨石撞击,整个人委顿在地,一口气提不上来,陷入昏迷。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