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矩阵游戏》: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一二三!木头人!

    布鲁斯特·墨菲乘坐自己的专机,回到了位于西雅图的住所。

    只不过今天他却是没有如同往常那样遵守作息规律。

    而是站在书房的阳台上,注视着外面的景色,看着豪华别墅外面的宅院之中,湖面水平如镜,岸边映着巨大别墅的灯光倒影……

    这个拄着拐杖的威严老者仍然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他已经垂垂老矣,身体机能每况愈下,越来越虚弱的感受已经逐渐成为了他的梦魇——

    在每个午夜都是如影随形,死死抓住他不放,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

    他真怕自己一觉睡下去之后,就再也醒不过来了……那种恐怖,那种恐怖,是他绝对不能够接受的事情!

    直到现在,他才终于看见了摆脱那个梦魇的希望。因为技术人员分析了那份源文件,虽然没可能就这样逆向工程,直接还原获得那个什么stem系统的完整成果。

    但是他们做出的判断,却是认为那种技术很大可能是真的。

    “不!它必须是真的!”

    布鲁斯特·墨菲咬着牙,低沉的自语道,浑浊的眼珠子里却是透出了老鹰一样的锐利眼神,似乎是在充分的显示着他坚决的决心。

    没错,哪怕是只有一丝可能,他都要抓住,更加别说是现在这样有比较大的可能了!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务必要最快速度的夺取到那种奇迹一般的技术,绝对不能够拖拖沓沓!否则的话,他不确定自己还能够再活多久!

    还有没有希望等到那个不用死的契机,就憋屈的灭亡在天国黎明的到来之前。

    “哈里曼,你来了啊……”大约是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这个老者迅速收敛情绪,恢复了那种威严的表情,回过头来沉声的说道。

    他之前就通知了自己的长子来见自己,因为有些事情必须要交代了,况且涉及到这么重要的问题,除了自己的儿子,他谁也不会相信。

    还有就是本来他就需要考虑继承人的问题了,毕竟他的年纪已经不足以让他继续拖下去。

    而且现在布鲁斯特·墨菲还在考虑着意识转移到新的大脑、新的身体的可能性,或者是将自己的意识上传到某种设备、某个系统之中去的可能性。

    所以,他自然有必要处理好一些必要的事情了,总不可能等到自己失去了现在的身体,可能住进了系统之中的时候,再远程发出指令掌控家族,处理财团的事务吧?

    “……”然而,当这个老人威严的回过头来,深沉的对自己的长子说出开场白的时候,他这才发现,自己身后并没有人。

    准确的说是,这整个书房里都没有其他人的存在,只有他自己站在阳台那里。

    愣了半晌之后,老人皱起了眉头,自己刚刚难道是出现了错觉?不过他这样的年纪了,老眼昏花耳聋耳背,身体机能衰退,感官能力也多多少少有些问题。

    这也是非常正常的,有钱并不能够阻止这个自然过程,最多只能够延缓它到来的速度,让他相比起一般的同龄人的健康状况好上一些。

    但也仅仅只是一些,不会有什么质的变化。

    摇了摇头,布鲁斯特·墨菲重新转过头去,看向外面的夜景。但是只是下一刻,他就又再一次地感受到了,身后有什么视线正在淡淡的凝视着他。

    “……是谁!”那种感觉是如此的清晰,老人的身体只是一瞬间的僵硬,但是他立刻就转过身来怒喝出声。

    然而,这一次同样还是什么都没有。书房的门紧闭,良好的隔音也让他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在这一刻空气简直寂静得可怕,仿若落针可闻。

    书房的空间很宽敞,但是并没有多少死角或者阴影是可以藏人的,而且所有的感觉都在告诉老人,这个房间里除了他之外并没有其他人。

    保持着怒目而视的状态好几分钟,老人那急促的呼吸才终于是稍稍放缓了下来。

    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却是感觉到身心俱疲,并且禁不住的满脸疑惑,自己刚刚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子疑神疑鬼?

    再次转过头去,老人准备关上阳台的门然后就回书桌边的椅子坐一坐、歇一会儿——他觉得这可能是自己今天为了那场紧急会议而忙碌奔波,都没有怎么休息过。

    还有的就是也许是因为那个消息而太过激动,情绪有些大起大落,所以也对身体有些不好的影响。

    但是再多的理由也无法击败确切的现实,就在老人这么皱着眉头想着的时候,他猛然间就是全身僵硬了起来。

    那种感觉在他转头的一瞬间又出现了!

    而且更加清晰,也更加接近了!

    在圈子里,布鲁斯特·墨菲一向以作风强硬,手腕狠辣而出名,似乎这世上没有任何人或事可以让他忌惮、退让……可是现在,他却打从心底里感到一阵不寒而栗,全身也开始不停地颤抖。

    他死死瞪大眼睛,脸部扭曲,似乎是呼吸困难一样大口大口地拼命喘气。

    ——那个视线……到底是谁的视线?或者应该说到底是什么东西的视线?

    身后应该是空无一物,什么都没有的才对,明亮的灯光也不会让房间里出现任何可以藏人的阴影……况且就算是真的是什么顶尖杀手悄无声息的潜伏到了这里,那他应该早就死了吧?

    为什么只是一直都感觉到视线,并且气氛似乎越来越惊悚灵异?

    老人这一次没办法移开视线,更加没有办法回过头来,他只是定定地看着外面的阳台,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而且房里的所有灯光都打开了,他却觉得还不够明亮。

    紧接着,他感到身体四周好像产生空隙,一股来历不明的灵气在这些空隙中穿梭、飘荡,逐渐化作了一股冰冷的寒意,萦绕在他的身边。

    神秘的气息渐渐逼近,老人的心跳速度也开始剧烈的加速,不停地鼓动着。感觉就像有人把手伸进胸腔里,用力抓住心脏一样。

    他的意识仿佛正在逐渐的变得模糊不清,这种情况和光凭想像所衍生的恐惧感不同,而且那个“东西”确实在一步一步逼近自己。

    回头!

    回头!

    回头!

    这绝对是幻觉!根本就不可能有这么荒谬的事情!只要自己一回头,就可以打破这种压抑的绝望!

    老人努力保持意识清醒,不断对着自己的身体下达命令。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自己的颈项背上传来了一种冰冷的触感,他的背部窜过一阵电流,极度的恐惧迅速在他空白的脑中成形。

    老人再也受不了了,他发出凄厉的叫声,一向强硬的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竟会是如此地可怕、骇人。

    隔音性能再好,也挡不住这样凄厉的惨叫,于是书房的门外迅速的传来了脚步声。

    只是几分钟后,等到老人的长子哈里曼冲进书房里面的时候,看见的却是紧紧咬紧牙关,双目紧闭,昏迷不醒的老人。

    书房里也没有遭到外来者非法入侵的迹象,老人伸手也没有任何的伤痕,似乎完全就是……自己突然发病了?

    哈里曼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能够咬着牙尽快将父亲送去医院。

    他没有怀疑太多,因为他并不知道,与老人这样相关的例子,正在其他地方迅速的一一发生着。不知道有多少人好端端的就突然“发病”,然后昏迷不醒。

    ……

    ……

    阴沉压抑不知何处,雾气环绕阴森恐怖。

    茂密的庄稼地里一片金黄,在雾气与阴霾之下显得异常压抑,视野也受到了限制。

    “完全不知道这是在什么地方,怎么走都走不到尽头……”

    扎着单马尾的冷艳美女扶着膝盖用力地喘了口气,然后看向四周,她的神色有些茫然,同时又带着一丝警惕。

    “我这是在做梦吗?这应该是梦境吧……还是说又是什么灵异现象?但是这到底是怎么被卷进来的,明明以前想尽办法了都没有能够再遇到这种神秘事件……”

    柴颖努力的思索着自己今天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再一次地被卷入了这样的奇怪现象之中。

    首先她一如往常那样打卡上班,无所事事的度过了大半个白天,而到了晚上部门里又有新动态,据说是截获了某种先进技术的一部分资料,正在尝试分析。

    她出于好奇当时也去看了一眼,不过完全看不懂那些又长又臭,压根就不知道代表了什么意思的代码,所以很快就失去兴趣回来了。

    接着又是和平时一样,努力的学习那些专家教授整理出来的神神叨叨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的神秘知识,配合那些科学工作者继续研究并且开发自身所掌握的神秘力量……

    到了晚上就收工回家。

    ——这个生活节奏简直充实得不能够再充实了。

    所以说,和平时也没有什么两样啊!

    她既没有接触到什么特殊的人或物,也没有去什么特别的地方——况且想要离开基地写外出,还需要申请、走程序、等批示——更加没有去玩什么探灵直播。

    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呢?只是实在想不明白,柴颖也就不再去为难自己的大脑了,目前最重要的是搞清楚自己的处境。

    因为和普通人不同的缘故,她隐约察觉到了这片空间和现实多少有些差异,就和做梦一样非常的相似。

    而且她清楚地记得最后的记忆,自己在这么一个鬼地方醒来之前,是躺在自己的床上美美的入睡的场景……紧接着再睁开眼睛,醒来就出现在这么一片地方了。

    在一片寂寥的树林里,到处都是光秃秃的树干和枯草,很多地方都被浓浓的雾气笼罩,让人顿感寒意,毛骨悚然。

    在根据自己那变得极其敏锐的心灵直觉的指引,柴颖选定了一个方向一直向前走,最终脱离了那片树林,来到了一大片一望无际的庄稼地里……

    呃,事实上她也不确定是不是真的一望无际,毕竟雾气一直都在四周弥漫,她往哪个方向看过去,都只能够在雾气彻底遮蔽视线之前看见一片黄澄澄的。

    她非常警惕,但是却不怎么惊慌失措,毕竟曾经遇过两次这样的事情,而且她比起以前,各方面的变化也很大。

    心理素质是一方面,过人的能力也是一方面,她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纯粹只是普通人的主播小姐姐了。

    “那边好像有个稻草人……按道理来说,那么附近应该会有村庄之类的吧?”

    又是向前走了一段路,她发现前面出现了一个稻草人,然后眼睛微微一亮,紧接着她又回头看了一眼,想要记住自己一开始是从哪个方向过来的。

    “咦?”

    不过等柴颖再次转头回来的时候,她却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前面的那个稻草人是不是一下子和自己的距离拉近了许多?

    刚刚才出现在她的视线尽头的雾气朦胧之中,而只是一转头的功夫,它的轮廓就变得清晰了许多。

    ……难道是雾气一下子消散了不少?

    盯着那个稻草人看着,柴颖高度警惕全身绷紧,时刻准备着一有不对就会立刻做出反应。

    但是那个却似乎真的就是一个稻草人,各种感觉都是这么告诉她的,而且在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的情况下,也是从头到尾纹丝不动的。

    足足一分钟的时间过去了,眼睛都一阵酸涩的单马尾女子舒了口气,低下头去举起手来揉了揉双眼。

    这果然是自己在这样的诡异环境下,产生了疑神疑鬼的心理吧?

    不过当她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心脏都险些漏跳了一拍!因为那个稻草人竟然就在刚刚那一瞬间,来到了她跟前三四米的地方,张开的手臂好似是要随时扑上来一样。

    仿佛她刚刚要是没有及时抬起头来看一眼,那东西就真的扑到她的身上了。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