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谋断九州》: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八章 无争

    萧古安笑了一声,“不愧是吴王,口中真真假假,令人无从捉摸,怪不得晋王无论如何也要离你远一些。请吴王管住自己的伶牙俐齿……”

    昌言之等人无法忍受有人对吴王不敬,立刻又拔出刀剑来,厉声斥责。

    萧古安自然不怕三十几名兵卒,但他也觉得自己说话过分,吴王即使退位,也不是他能得罪的人,于是拱手道:“末将一时无礼,望吴王海涵。请吴王随我上路,咱们快些……”

    嗖的一声,一支箭从萧古安头盔上掠过,击断盔缨。

    晋军将士大骇,有人转身,有人监视吴王的随从,一时间大为慌乱。

    萧古安尤其惊恐,知道射箭者手下留情,否则的话,自己必死无疑,脸色骤变,望向箭射来的方向,只见远处一片稀疏的树林和几处断垣残壁,见不到半个人影。

    萧古安将腰刀拔出半截,又慢慢收回鞘中,勉强笑道:“原来吴王拖延时候,乃是为了等帮手。”

    徐础也不辩解,笑道:“请代我转告晋王,以后我一定会去拜见他,但不是现在,两方权衡,我还是要先去邺城,想必晋王明白我的用意。”

    萧古安犹豫片刻,他有五十名士兵,对方有三十多名忠心的卫兵以及一名不知藏身何处的神射手,他相信己方至少有六成胜算,但是必然损失惨重……

    “嘿,吴王在此埋伏数百人,是要将我等一网打尽吗?”

    就像是在配合萧古安的话,远处的树林里传来一阵飒飒的响声,仿佛真有数百人隐藏其中,晋兵无不面露骇色。

    徐础立刻明白萧古安的用意,笑道:“萧将军待我以礼,我怎能还以恶意?请萧将军上马,回去禀告晋王,说徐础感激晋王盛情。”

    萧古安看向手下士兵,见无人反对,慢慢走向自己的马,翻身跳上去,拱手道:“吴王慢走,恕不远送。”

    “这该是我说的话,萧将军慢走。”

    萧古安招呼士兵跟上,进入大道,向西驶去,半里之后,一名校尉赶上来道:“还好咱们没得罪吴王,否则几百支箭射下来,咱们一个也活不了。”

    “吴王就在咱们附近,他们不敢射箭,只是没必要死拼,那毕竟是吴王。”

    “对啊,毕竟是吴王。”校尉扭头望了一眼,看到三十多人又在跪拜吴王,再看一眼路边的树林,越发觉得到处都是伏兵,不由得佩服萧将军,这种时候竟然还能沉得住气,跑得不紧不慢。

    绕过孟津梁兵的巡视范围,萧古安半路上遇到自己之前派回去请命的五十人,带头副将跑得急,满头大汗,一见到萧将军,远远地喊:“晋王有旨……萧将军没带回来吴王?”

    “没有,吴王设下埋伏,我们不是对手。”

    副将跑近一些,满脸惊奇,“晋王料事如神,说吴王必然设计逃过萧将军之手。晋王说,若有万一之幸,不必带活人回去,若是中计,萧将军无恙便好。”

    一回到营地,萧古安来不及卸甲,直接去见晋王,牢牢记得吴王的提醒,一句也不辩解,独自承担所有责任,跪地请罪。

    晋王倒没有生气,反而笑道:“是我大意,竟然只派出一百人去追吴王,萧将军去休息一会,咱们回晋阳。”

    晋军已然陆续出发,晋王亲自殿后,等来萧古安,也准备拔营。

    回到自己帐中,萧古安向自己的随从感叹道:“称王者必有过人之处,非常人可比,晋王当之无愧,奇怪的是吴王为何舍弃王号?想不明白,真是想不明白。”

    同样想不明白的是昌言之等人,虽然无论吴王退位与否,他们都愿意追随,心里却都是疑惑不解,只是不敢发问。

    徐础将他们再次扶起,先看向路边,不见田匠的身影,于是向老仆道:“带我见见车里的人。”

    “是。”老仆最高兴,引着主人来到后车,掀开帘子,说:“七老爷,我家主人来见你。”

    老仆按习惯称楼硕为“七老爷”,语气里可没有多少敬意。

    徐础终于明白楼硕为何一直没出来相见,原来他的手脚都被捆缚,坐在车中动弹不得。

    大将军遇刺,楼硕一度崩溃,如今已恢复正常,变得极为冷漠,用余光瞥了一眼徐础,一句话也不说。

    老仆道:“他不肯上马,所以我们推他上车。”

    “为何要带上他?”徐础十分奇怪。

    “因为……因为……”老仆也说不清楚,当时只是觉得楼硕是吴王的哥哥,不该留在东都,现在却有些说不出口。

    徐础笑道:“带来就带来吧,解开绳索。”

    “他会跑的。”老仆小声提醒。

    “无妨,天地广大,随他去哪都行。”

    老仆叫人过来给楼硕松绑,不忘威胁道:“七老爷,我家主人说了,你可以逃,如今到处都有兵乱,看你能逃到哪去。”

    楼硕仍不吱声。

    徐础又指向另一辆车,“这里是哪位?”

    “公子的妾室,倒是忠贞,死活非要跟来,反正梁王给车,我们就带来了。”

    车里人自己掀开帘子,微笑道:“吴王想自己走,将我留在乱城里,那可不行。”

    居然是冯菊娘。

    徐础既意外,又尴尬,“你不是嫁人了吗?”

    “伍十弓?连个媒妁之言都没有,算不得嫁娶,是金圣女硬将我送去的。伍十弓刚得着我的时候的确挺高兴,可当时要打仗,怕被我克死,所以没敢碰我,说是等战后大办一场。唉,谁想到……”

    “他不会……”徐础也觉得这事越来越古怪。

    冯菊娘擦擦不存在的眼泪,“可事情就是这样,他都没碰我……说起来之前有一位鲁宽,吴王只是将我赏赐给他,连面都没见着,他就死了。伍十弓一死,我又无处可去,没人再敢要我,我也不敢回吴王身边。直到听说吴王与金圣女分道扬镳,我想追来,正好听说还有人来追吴王,于是我也跟来了。”

    冯菊娘露出笑容。

    徐础无奈地说:“我不再是吴王,你也不要再说是我的妾室,我从来没承认过。”

    “不做妾,做个丫环也好,吴王……不,公子身边总得有人服侍。”

    老仆一边咳了两声,冯菊娘笑道:“老伯是公子左右手,可是遇见针线活儿总得让妇人来做吧?”

    老仆这才满意。

    徐础扭头看见田匠的身影从远处走来,向老仆道:“先上路吧,以后再说。记住,她不是我的妾室。”

    老仆点头,“对,公子虽然命硬,也不是随便能让克的。”

    徐础大步迎向田匠。

    田匠已经收起弓箭,拱手道:“看来徐公子确实需要同行之人。”

    在改换称呼这件事上,田匠最为痛快。

    徐础还礼,“能得田壮士同行,再好不过,只是……”

    “晋兵难保不会回头,咱们还是先上路吧。”

    一行人出发,重新回到吴王身边,众人都很高兴,徐础也觉得比独自行走舒服得多。

    当天傍晚,一行人撞见第一拨冀州兵,听说吴王本人就在其中,这些冀州兵吓了一大跳,反应与晋兵一样,不敢自作主张,于是留下众人,另派士兵火速返回大营请求命令。

    在这之后的几个时辰里,冀州兵一拨接一拨地赶来,有人认得吴王,亲来辨认,确信之后更加惊讶,甚至忘记了东都之败,不敢稍显无礼。

    冀州军在东都铩羽而归,对打败他们的吴王心怀敬意,若说怨恨,他们更恨大将军楼温,恨他反客为主,杀死了冀州主将王铁眉,弄得全军溃乱,自己也没得好下场。

    到了夜间,冀州兵已多至上千,围成数重“保护”吴王。

    徐础一行人在中心扎营,不管外面的事情,该吃饭吃饭,该休息休息,反正有吴王在,他们一点也不担心。

    徐础也不担心,邀田匠一同饮酒。

    田匠曾在城门处一箭射伤宁抱关,徐础问起,田匠一语带过,“宁王警醒得早,我的准头也差了些。而且自从吴王让号,已经没人关心宁王,东都人谈论的全是徐公子。”

    “田壮士应当能明白我的心意。”

    “算不上明白,只是觉得理所应当,没什么可疑惑的。”

    徐础拱手,表示感谢,问道:“白天时我就想问,那些人……要跟随的人是田壮士吧?”

    从前的卫兵来追,徐础可以理解,那些东都百姓却让他意外。

    田匠笑道:“徐公子难得说错一次,他们想要投奔的正是你,只是恰好与我同行。”

    “为什么?我称王的时候,他们躲藏不出,我已不再是吴王,他们反而抛家舍业前来跟随?”

    “有野心勃勃之人,自然也有与世无争之人,徐公子称王之时,吸引的是一群人,退位之后,吸引的是另一群人,很正常。像那些卫兵,无论徐公子尊卑贵贱,都愿跟随,徐公子应当珍惜。”

    “受之有愧,同时也让我感觉担子很重,比掌兵十万还要重。”

    田匠笑了笑,“徐公子天生不该是一身轻的人,总得扛起一点担子。”

    徐础也笑了笑,“田壮士呢?又为何而来?”

    田匠喝光碗里的酒,沉默多时,回道:“我一生逐名,徐公子退位,名震天下,对我来说,是块无可拒绝的香饵,无论如何也要咬下去。”

    徐础大笑,“田壮士直爽。正好,你要逐名,我此去邺城却为求实,或许咱们能各得其所。”

    昌言之掀帘进来,面带惊慌,“大事不好,外面来了一大队兵马,将咱们包围啦,口口声声让冀州人交出吴王。”

    田匠怪道:“这里明明就是冀州军的地盘……”

    徐础起身道:“是贺荣部,来得正好。”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