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神道仙游传》: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失节事大

    有那么一瞬间,周易都怀疑眼前的一切,是不是一个局了。

    就为了将他跟那位小姑娘塞给自己,好完成王老头儿的遗愿。

    但周易旋即又明白了——自己真的多心了啊!

    在大明可是有着“奔者为妾”这样的法律条文的。

    遇到一个讲良心的还好,名不举官不究的。

    一旦周易不认账,那么李家小姑娘无意就要遭殃了。

    这个时代,妻跟妾之间的差距,简直比天与地之间的差别还大。

    妻子是三媒六娉,明媒正娶的,是一个家名正言顺的女主人。

    而妾,却通买卖。纳妾的钱都不叫聘礼,而叫买妾之资。更具体的是,买来的妾就更一个物品差不多,连人都算不上。正妻理论上不但可以随意使唤,而且随时可以再将其转卖掉的。

    这个时代,什么小妾怼主母,或者只要有爱情,小妾也风光之类的意淫,那纯粹是幻想。

    不说凤毛麟角,那至少也比铁树开花还难。

    延安府丞既然已经都快六十了,身体也不怎么好,卖给他当妾,那就真的是生不如死了。

    毕竟,就这样的糟老头子还能活几年?一旦糟老头子死掉,那么他的那些妾室的下场可想而知。

    能守主母已经是正妻开恩了,一不小心就可能被主母顺手卖掉。

    至于卖到哪里去?

    呵呵,想想都知道,一般会有什么好地方可去?

    别说王家这样的大户人家,就算是一般的平民百姓人家,但凡要点脸面,也不会将自己的女儿送去做妾的。

    毕竟,那就跟卖女儿一个意思了。就算能得到一时之利,那名声在邻里乡亲之间,也会瞬间臭掉的。

    这样的人家,有女儿会很难嫁,有儿子也会分外难娶亲的。

    到时候,王家的女儿嫁给了别人做妾,或者干脆等到府丞那糟老头子挂掉,然后被卖进那些不干不净的地方去了之后。

    你让她的几个姐姐在夫家,还如何抬得起头来?

    古代,可不光光朝廷喜欢株连的。

    当然,自古钱权迷人眼。这是世界上永远不会缺少富贵迷心的人的。

    王家兄弟也并非个列。只是如他们这样的人家,做的出来的比较稀少罢了。

    明知道前面四个火坑,也依旧毫不留情地将自己亲生妹妹推下去。

    这也算是让附近十里八乡的乡亲们开了眼了。

    如此一来,作为小姑娘的亲生姐姐,无论是真心疼爱自己小妹也罢,为了王家的名声,自己的地位也罢。王家的姐妹都不会同意自己兄弟将小妹送进火坑里去的。

    周易想到这里,才放下心来——这不是一个圈套。

    只是这样一来,周易又得头疼了。

    私奔什么的,周易真心不会。而且一旦着实,自己又不能娶他,岂不是害人不浅?

    王家小姑娘耽误了不说,说不定就得被世情礼法逼得在自杀与出家之间二选一了。

    到时候,自己于心何忍,自己又该如何向往老头儿交代?

    所以周易宁愿去公堂上走一遭,或者直接帮那该死的人老心不老的府丞老爷减几年阳寿,让他一死百了。

    也不会带着一个小姑娘私奔的。

    周易不是那样的人!

    “李兄!”周易叫了一声,坚决地将银两推了回去。然后一脸正气地道:“古语云: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又岂能如此不明不白地与你家小妻妹私奔,这样岂不是平白误了你家小妻妹的清白?”

    “可你不怕公堂之上说不清?”地主小老爷这会儿也是急了,赶忙问道。

    “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周易一脸正气满满地道。

    “那你就能忍心看着我小妻妹,就这么被他几个兄长推入火坑?”地主小老爷都被周易弄得气急败坏了。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在下既然答应了王老头的事,自然不会食言!”周易赶紧保证道。

    “你怎么这么迂腐,我那小妻妹长得花容月貌的,有知书达理的,怎么就配不上你?”地主小老爷明显有些生气了。

    周易听得地主小老爷的言语,当即便暗地里撇了撇嘴。

    花容月貌倒的确算得上,可知书达礼却是从何说起?

    有知书达礼到拿剑砍人吗?

    你们都眼瞎了啊?

    “不是李姑娘配不上我,实在我配不上李姑娘好吧!”周易赶忙解释道。

    “周贤弟,你,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地主小老爷沉默了半晌,才一脸疑色地小声问道。

    “难言之隐?”周易愣一下。

    说实在的,难言之隐,周易还真有的。

    只是周易刚准备回答,却旋即明白了过来,一时间暴跳如雷。

    事关男人尊严,周易岂能如此善罢甘休?

    周易当即没好气地反骂道:“难言之隐,难言之隐,你才有难言之隐,你一辈子难言之隐!”

    “那你为何就不能娶我妻妹?”地主小老爷见得周易反应,依旧一脸问号地道:“你不会真看不上我们这些乡下人吧?”

    “不是这个问题,你真不懂的!”周易叹了一口气道:“你让你小妻妹回来吧!我去延安府走一趟,保证她不会被那糟老头子纳回去做妾就是!”

    “你想干什么?”地主小老爷看的周易一脸认真,赶紧问道。

    “你还是先回去吧!”周易说完,突然伸出手来指了指了院门道:“你岳丈的丧事要紧,啰!有人过来找你了!”

    “咦!哪有人来啊!”地主小老爷闻言,马上回头向着院门口看去。

    院门口却是空空如也,哪有人来啊!

    “周兄,你”地主小老爷发现被周易耍了之后,赶紧扭过头来,却发现周易早已不在跟前了。当即便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知道周易心意已定,怎么劝也是无用了。便只得摇了摇头,一脸无奈地离开了。

    正在自己屋子里收拾着东西的周易,看着地主小老爷地离开,也很是无奈地叹息了一声。然后将装着“账薄球”的木箱子裹好,背在身上之后,便径直转去了马概,牵出了自己的小毛驴,溜溜达达地上路了。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想在不损害李家小姑娘的名声基础上,断了他那几个禽兽不如兄长的念头,最直接的,莫过于让那几个家伙自己“痛改前非”了。

    周易有的是办法,让他们“痛”到一定改!

    但在这之前,也得搞定延安府丞那个老不羞。

    毕竟,以延安府丞的威势,就算王家兄弟再怎么回心转意也没用。

    破家的县令,灭门的府尹可不是说说而已。

    一府佐贰,或许在官员眼里就是个无钱无势的小可怜,小透明。常年本正印官压得抬不起头。

    但就算如此,那也是了不得地大官啊!

    怎么也不是王家或者李家,这样的乡下地主家能惹得起的。

    而周易也是最看不得那些年纪一把,还霸占着水灵白菜不放地老家伙。

    周易上辈子带来的怨念,哪怕到了这辈子已经改不了。

    拉不了屎了的老东西,还想霸占着茅坑。

    就干脆淹死在茅坑里算了?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