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史上最强崇祯》: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六章:想要她的命,朕先要了你的命!

    皎洁的月光洋洋洒洒的落入凡间,巍峨、华丽的紫禁城仍一如往常地坐落在自己脚下。

    作为这人世间的皇帝,世人口中的上天之子,崇祯却觉得今夜分外孤独,每每想到寻常百姓家中这个时候该有那种热热闹闹,阖家欢乐的景象,崇祯就更觉得难受。

    崇祯没有到任何一个妃子那里,负手来到暖阁外,望向托娅寝宫方向,叹口气,又深深吸了一口皇宫大内的空气。

    这空气并不是很清新,但相比后世那污浊的空气而言,却可以称得上是仙气了。

    往日这个时候,自己要么是留在暖阁之内处理政务,要么就是在托娅那边就寝,今日托娅被罚到司苑局,已经有些劳累的崇祯,一时却不知去该哪里好了。

    偌大一个皇宫,不是因为自己这身皇帝皮,真正称得上是自己亲人的,又有谁呢。

    皇后那边儿么,还是不去了,至于袁妃和其余妃嫔,崇祯更是根本没考虑过,并非不喜欢,就是单纯的想要敬而远之。

    “皇上,外头风凉,还是到暖阁里头歇着吧。”李春瞅见皇帝的表情,其实就已经有了不少心思,立即上前满脸担忧的劝慰。

    实际上,作为如今外头传闻的内宫“六虎”之首,李春很是害怕正在壮年的崇祯出什么意外,从一个小太监熬到现在这个地步不容易,皇帝没了,自己就会失去一切。

    崇祯皇帝正要点头,回头看到屋内堆积如山的折子。

    这古时候皇帝确实不是这么好做,无数人想要置于死地,尤其是自己这种亡国之君,是逆天道而行之,稍有不慎便是满盘皆输。

    穿越过来也有三年多,本来一六四四年灭亡的大明朝,也因为自己的到来,延续到了如今这崇祯二十年,但后面又能是什么结局呢。

    崇祯不敢想,也想不到,因为他再没了穿越者熟知历史的优势,后面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改变,就像那伸出手也触碰不到的黑暗,自己一个决定,完全可以成为后面明朝灭亡的根源,自己一句话,也可以决定无数人的命运。

    这些折子崇祯明知道批不批的没什么用处,但不这么做还不行,每天批这东西累的腰酸背痛,但却是永远都批不完。

    见到这副场景,崇祯心下生出厌烦之意,一声“不了”,转念道:“李春,陪朕到司苑局走走,不要惊动了其他人,朕就想看看柔妃这个时候在干什么。”

    “皇上还是放心不下柔妃娘娘?”李春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虽然崇祯什么都没说,但他还是从表情中看出皇帝的于心不忍,遂鼓动道:

    “皇上,要不奴婢去提提,让司苑局的人把柔妃放回来算了!”

    崇祯皇帝先是意动,随后却又摆摆手,自嘲的笑了笑,说道:“你有心了,这种事儿朕心里有谱,朕离开这段时间,内宫可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

    李春侧着脑袋想了想,先是摇头而后又点头。

    崇祯多问了一句,他这才是小心翼翼的道:“皇上,这些时日,奴婢见西宫那边儿的几位女官总是行色匆匆的,像有什么心事,还有郑、葛二妃老是聚在一起,不知到底是在干什么。”

    “想来,是奴婢多心了吧。”

    崇祯皇帝神情有些凝重起来,但也没多说,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这个时候两人刚刚走到司苑局门口,正见到里面宫女居住房中正闪着油灯的黄色光亮。

    悄悄伸出头望了几眼,李春惊奇地叫了一声,这院子里边儿竟然还有一个宫人在洗蔬菜,清理瓜果碎屑。

    李春看得明白,这些多是明日大内各宫娘娘们的吃用,不过他想不明白,洗菜而已,却为何要洗到这么晚。

    待看清正在洗菜那人的长相,李春脸上闪出忐忑不安的表情,回身望了望同样凑过头正要看的崇祯,张了张嘴:“皇上......”

    崇祯将李春支到一边,瞪大了眼睛,急上前几步,拉住正在蹲着洗菜那人的手,问道:“你的手怎么会红成这样?夜里这么凉,你却还在洗菜,是司苑局没有人能用了吗?”

    “皇上,你来了......”托娅眼中含着泪花,低下头说:“是托娅不对...给皇上惹祸了,实在是待不下去...是臣妾给皇家出丑了,皇上,是...都是托娅不好......”

    “这,这都是应该的......”

    崇祯伸手将托娅拉起来,心中一热,将她抱在自己怀里,一股从未有过的温暖感觉自心底直涌上来。

    怀中的托娅起初浑身下意识地一颤,僵在那里,但却并没说出一个字,崇祯皇帝用力将她搂住,托娅的身子这才慢慢软下来,竟是直接晕倒在怀里。

    望着托娅执拗的小脸上幸福的表情,崇祯心中心疼不已,朕就不该让她来受罚,不就是犯了点规矩吗,朕自己触犯的祖制又可见比她少了。

    “交给你的菜果可都洗好了?明日娘娘们可都要吃用的,洗不好,就不许进来睡觉!”这个时候,从门内传来一道蛮横的声音。

    这老女官说着,还打了个不适时宜的哈欠。

    李春正满脸羡慕地看着这两位,忽然被打断,立时走过去毫不留情的一巴掌给了那老女官一巴掌,打出“啪”地一声,又狠狠骂道:

    “睁开你的狗眼好好看看,看看这是谁?”

    老女官顾不得将披了半身的外衣裹紧,直接被这一巴掌打懵,抬起头见到人却是半分方才的厉害都不见了,一边狂扇自己嘴巴,一边跪在地上道:

    “皇上恕罪,皇上恕罪,奴婢不知道是皇上到了,这么晚了......”

    “这么晚了,你还让她出来洗菜?”崇祯皇帝将晕倒的托娅打横抱起来,将跪在地上的老女官一脚踹翻,瞪着眼睛道:“这晚上这么凉,你让她穿这么单薄,是想要了她的命不成?”

    “不敢,皇上恕罪,就是借给奴婢一个胆子,奴婢也不敢哪!”老女官听说过眼前这位皇帝爷杀起人来的魄力,浑身抖得如筛糠般,磕头直磕得头破血流。

    这个时候的崇祯,正急着要将托娅待会寝宫,找吴又可来亲自诊治,并没有任何闲心与她多说,又是一脚将其蹬翻,冷冷道:

    “好,你要朕的托娅的命,朕先拿了你的命!李春,她交给你了,朕要她这个晚上过的比托娅惨十倍,决不能轻易死了!”

    崇祯皇帝说完,便抱着托娅匆匆离开,老女官上前爬了几步没追上,只好回头再朝着李春不断磕头,声嘶力竭的喊道:

    “李公公,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奴婢吧,奴婢房中还有不少宫人们孝敬的银两,都交给公公,只求公公高抬贵手。”

    李春望着地上如爬虫一般的老女官,心道就这么一个货色,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得罪正受宠的柔妃,里边儿多半还是有猫腻。

    他冷笑了一声,道:“这些银子你还是留给自己收尸吧,落到咱家手上,有你好瞧的,带走!”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