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师父又掉线了》: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二章 留下给我

    “嗯,来找你的!”孤月不在意的回了句,似是早就已经知晓,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一共二十三个人,都是化神和游仙,看来这次来得挺齐啊!”刚刚那几分钟的天地异象,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胖子的脸色更白了,眼里闪过一丝慌乱,“怎么办,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离开干嘛?”孤月看了他一眼道,“你这些麻烦迟早要解决,他们来得正好,到省得我们再找上门去了。”

    “解……解决?”胖子愣了一下,见他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心底更急了,“那些人不会听道理的。”

    “谁说要讲道理了?”

    “咦?”不是吗?

    孤月笑了一声,手中的扇子一展,一字一句的道,“这种事打一顿就好了。”做为食物链顶端的人,表示拳头才是硬道理。

    胖子:“……”

    这叫解决?这不是找事吗?

    “你……你不是说有二十三个人,而且还全是化神和游仙吗?”

    “嗯,然后呢?”

    “我们只有四个人啊!”他快要崩溃了,内心越加焦急,虽然他已经知道牛道友和厨道友,都是修为不俗的隐世大能,不然也不可能看出他身体的问题,但毕竟寡不敌众啊,“他们人数众多,而且手里还有仙器……”

    “你说得对,四个人的确太抬举他们了。”孤月一收扇子,突然转身,喊了一声,“厨子,全交给你了。”

    说着,直接退后一步,站到了一旁。打架什么的,厨子贼专业!绝对不是报之前树林里被两师徒坑了的仇。

    “……”胖子一愣,他不是觉得人多啊喂,还想继续劝,“我不是这个……”

    话还没说完,旁边的羿清却一扬手,手上顿时出现了一把长剑,一股比之前的雷劫还要恐怖千百倍的剑气瞬间铺天盖地而来,仿佛充斥了整个天地。

    胖子只觉得双腿一软,差点就直接跪了下去。就连着远处那群正在靠近的气息,都突然一滞,更有人直接从空中掉了下去。

    他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后面的羿清,之前没有修为还感觉不到,现在才发现他身上散发着一股惊人的气息,让人从心底升起一股恐惧感,连反抗的念头都升不起来。

    羿清直接上前几步,看着那些人追来的方向,明明只是随意的几步,胖子却还是被他周身无意识散出的剑气,压得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这就是他们真正的实力?

    这比他见过的任何化神和游仙修士都要恐怖,没由来的,他瞬间明白了刚刚孤月那句话的意思,四个人的确太抬举那些人了,羿清一个人就够了,而且还是绰绰有余的那种。

    那不是开玩笑,他是真的可以做得到。

    他突然有些晃乎起来,刚刚还满是慌乱和担忧的心,没由来的静了下来。这就是修士吗?原来也可以强大到这种地步,强到可以完全不惧任何危险。他身侧的手缓缓握紧,心底顿时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渴望。

    如果他也可以……

    羿清回头看向孤月,交待了一句,“看好师父。”别又丢了!

    “知道了!”孤月习惯性的挥了挥手。

    他这才紧了紧手中的剑,身上剑气渐浓,刚要飞身而起,放个群速战速决。

    “等一下!”胖子却突然出声,似是想通了什么,肉球一样的脸上有着未曾有过的认真,抱拳朝着两人行了个礼道,“能否请求两位不要出手。”

    “不是吧,胖子?”孤月一脸看圣母白莲花的表情,“你想要放过他们。”

    “不!”他摇了摇头,手心松紧了好几次,一字一句的道,“我与他们的恩怨,我想自己解决!”

    “……”孤月和羿清对视了一眼,沉默了。

    “承蒙三位相助,我现在也已经是修士了,终有一日我会亲自讨回这个公道。”他直直的看向两人,越加认真的道,“请给我一个机会,暂时不要出手可否?厨道友!”

    “不行!”已经放下剑的羿清嘴角一抽,秒拒!谁是你厨道友?

    咦?

    Σ(°°|||)︴

    “为……为为什么啊?”胖子认真严肃的表情瞬间崩盘,一脸不知所措,求助的看向旁边的孤月,“帮我劝劝他吧,牛道友。”

    崩盘+1

    “厨子动手吧,一个都不要留给他。”孤月脸色一黑,态度瞬变,神tm牛道友!

    咦咦咦……

    (?Д?≡?Д?)

    “不要啊,两位道友!”给新人一个报仇的机会好不好?

    眼看着厨子已经御剑飞了起来,就连本来打算偷懒的孤月都唤出了飞剑,胖子感受到了绝望。

    “厨子。”正啃果子的沈萤突然开口,“我饿了!”

    咔吱一下……

    刚要飞远的身影一顿,停在了半空中。

    “好的师父,没问题师父!”

    羿清周身剑气一熄,片刻犹豫都没有,刷的一下就飞了回来。熟练的掏出锅碗瓢盆,开始生火做饭……

    孤月:“……”

    胖子:“……”

    ——————

    五分钟后。

    几十道身影从高中,落了下来,个个修为高深最少的也有化神修士。他们走向不远处那个倒霉的茅屋,里外查看了数遍,又纷纷放开神识扫视方圆数里范围,终是一无所获。

    “奇怪,怎么气息突然中断了?莫非我们来迟一步?让他给跑了!”

    “他一个凡人,伤势那么重就算还活着,怎么可能躲得过我们这么多的人追察?刚刚天空的异象,兴许并不是由他引发。”

    “不可能!绝对是因为他,我明明感应到了他的气息。而且派中封阵牌已毁,证明当初设在他识海中的闭灵阵已破,除了惠则不会有其它人能引发这般奇特的天象。”

    “可是只有结丹才会引发雷劫,就算他能修练了,也不可能这么快结丹吧?”

    “怕就怕跟上次一样,有高人相助,特意把人藏起来了。”

    “不管如何,都要把人找着再说,你们可别忘了,接引之日马上就要到了,要是再找不着人,我们这里谁能讨得了好?”

    似是想到了什么,众修士脸色齐齐一变。半会最先开口的那人,急急的开口道。

    “找!就算只余下一块血肉,掘地三尺也要给找出来!”

    于是一群人在原地又细细搜索了一遍又一遍,才陆陆续续离开朝着别的地方寻找而去。

    一直坐在几十米外的阵法中,吃着晚饭的四人:“……”

    习惯得很快的胖子表示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再来一碗白米饭。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