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薄少,求你行行好》:章节目录 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受委屈

    言漾的话说的很直白,她是真的很想知道古道的答案,如果古道真的想让莫玄琳出来的话,也许她就不会执着了。

    毕竟她欠着古道的,可能一辈子都换不清楚,更何况只不过是一个莫玄琳而已呢。

    “这件事情你自己做主就好了,不需要来问我,我相信你有分寸的。”古道点了点头说道。

    “可是师傅之前一定要让我放掉莫玄琳,难道现在因为我的话,所以变卦了吗?”言漾抿着唇说道。

    能明显的感受到古道的敷衍。

    她不想这样,想知道古道自己内心的想法究竟是什么样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政治的了解,古道内心的想法。

    “你不用再来试探我了,我不想我们之间因为莫玄琳而破坏之前的所有信任。”

    古道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说我从小养到大的,你是什么心情跟心理我了解的一清二楚,你是不是怕在我心里面莫玄琳对我来说更加重要。”

    言漾低着头不说话,像是默认了这件事情。

    是啊,从小在古道身边的原因,对自己在想什么,下一步想要做什么,真的是了解的一清二楚的呢。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是不是?”

    古道摇摇头说道,“言漾,你心里有什么事情应该第一时间告诉我才对,而不是藏在心里,自己憋着。”

    “我没有把话憋在心里,我只是真的很好奇师傅对莫玄琳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如果师傅真的在乎的话,我真的可以把莫玄琳放出来的。”

    言漾抿着唇说道,“师傅会中毒,这件事情我应该负很大的责任,所以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让师傅开心。”

    “让我开心的话就不应该疑心这么重,质疑我对你的疼爱。”古道气的不轻,说道,“你啊,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了,一直以来都是这么的敏感。”

    “师傅——”言漾想说话,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

    她是真的很敏感,不管是什么,都是很敏感的,对自己不自信,对自己也不信任。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你有什么想法就应该说出来,而不是让别人去猜,这样的话别人实在是会觉得很累的一件事情,而且我是你的师傅,也是把你当成自己的女儿的,没有什么话是不能跟自己的父亲说的。”

    古道几乎是用了自己全身的力气,“言漾,我确实是很了解你,所以你更不需要瞒着我了。”

    “我没有瞒着你什么,我只是在想如果师傅真的想让我放掉莫玄琳的话,我真的会把她放掉的。”言漾还是很诚恳的说道。

    “不用了,宋莲花既然已经让人对你们下手了,说明她心里还是有气的,正因为这就算现在把莫玄琳放掉了的话,也没有任何的筹码了。”

    古道摇摇头说道,“我之前想让你把莫玄琳放掉,是因为不想把仇恨拉的更深,可是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放掉莫玄琳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不好。”

    “是么?”言漾看着古道说道。

    “是的,就是这样的。”古道肯定的说道,“而且之前我也是怕你去报复他们报复来报复去的,最后遭殃的还是你自己一个人,师傅不想让你过这样的生活了。”

    言漾她性格清冷,就应该找一个稍微好一点的男人,然后在一起的。

    而不是永远都把仇恨放在心里。

    这样是完全过不好日子的。

    “可是师傅受了这么多的折磨,应该让李朝阳付出代价的。”言漾还是一口咬定的说道,“师傅全身溃烂,这种痛苦是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也应该让李朝阳感受一下。”

    “可是你要想想李木子现在已经把莲花给解散了,这种痛苦不会再蔓延了,我相信慢慢也会消失殆尽的。”

    古道倒是不这么认为,“李朝阳的儿子至少还做了一件好事,你说呢?”

    “但是这件事情跟李朝阳的本身没有任何的关系啊,是李木子自己做的事情。”

    言漾不知道为什么,古道要把这两件事情混为一谈呢?

    “但是他至少还是做好事了,功过相抵应该不去计较这么多,你知道莲花的解散对很多人都是有好处的,而且是非常大的好处。”

    古道自己以前在这样的地方待过,自然知道莲花的毒害有多深了。

    所以他并不想这样的东西再继续延续下去。现在既然解散了的话,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因为当初他离开的时候也想要解散的,可是一直没有做到。

    如今被李木子解散了,真的算得上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所以他根本不打算计较李朝阳对他下毒的事情,因为没有必要,也不想再继续冤相报了。

    李朝阳对他下毒,肯定是因为嫉妒他以前是宋莲花的前夫吧。

    但是以前的事情,古道是真的不想计较了。

    他还是想要好好过上自己的生活,不想让任何人来打扰。

    “是有好处,那莫玄琳企图伤害我朋友跟薄西泽,难道也是随便她 了么?”

    言漾还是决定把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师傅,我不懂,以前你就叫我善恶分明,可是为什么,现在成了这个样子了?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实在是想不明白,所以才想来问问你的,想要问问你到底这件事是对的还是错的,包括今天,包括今天弯刀拿着匕首刺伤的容少怀!”

    言漾激动的说道,“如果不是容少怀的话,这一刀,就是刺在我的胸口上的,是我的胸口上啊,师傅!”

    言漾确实是很激动,她不喜欢这样等按绝,实在是不喜欢,也很难接受!

    所以她才来想问问古道。

    “言漾,师傅知道你一定是受委屈了,但是师傅就是想让你过的好,所以才会想让你放下以前的那些执念的,想让幸福快乐的过日子,仅此而已!”

    古道不知道为什么言漾还是误会自己什么,还是误会他是居心不良的。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